李幸倪- 这次想让大家看到不同的我李幸倪- 这次想让大家看到不同的我

李幸倪: 这次想让大家看到不同的我
时隔十年推出全新国语专辑环球实力歌手李幸倪(Gin Lee)个人全新国语专辑《浮世绘》于7月19日推出。日前,李幸倪在北京举行亚洲发片记者会,校长谭咏麟惊喜现身并献花力挺,让她当场感动落泪。发布会后,李幸倪接受新快报记者采访,她坦言这张国语专辑花了很大的心力,过程很不容易。这次也想通过这张专辑,让外界重新认识自己。■新快报记者 徐绍娜《浮世绘》最能代表自己目前状态《浮世绘》是李幸倪的第二张国语专辑,距离其2009年发行首张国语专辑《One & Only》已经过去了十年。专辑中收录了她力邀陈梓童、BCW合作的单曲《U&I》和《Goodnight》,以及专辑同名主打《浮世绘》等在内的多首超强作品,风格迥异。采访中,李幸倪坦言一直有想发国语专辑,这张专辑花了很多的心思来准备。她透露,自己为这张专辑做了很多的功课,包括去听张惠妹、林忆莲等自己很喜欢的歌手的国语歌,重新拾回唱国语歌的感觉。李幸倪称,新专辑最难的是“概念”,“虽然我以前出过国语专辑,但现在面临的市场大很多,压力也很大。我花了很长时间去寻找到底这张专辑我最想表达什么,同时也想要透过这张专辑让大家重新认识李幸倪是一个怎样的歌手。”专辑为何取名《浮世绘》?李幸倪认为,《浮世绘》就是人生百态,专辑里的每首歌类型和故事题材都非常不一样,“就好像人的生活有很多不同的映像,而李幸倪也是一个多元化的歌手。与其把自己归纳成某一类的歌手,倒不如让大家看到不同的我”。李幸倪还表示,《浮世绘》最能代表自己目前的状态,因为这首歌的歌词是用58首歌的歌名拼成的,她觉得非常奇妙,“我从小到大接触了很多不同类型的音乐文化,其实中文歌影响我很多。歌词里边的歌曲也并不是随便放进来的,其中有些是陪着我长大的歌曲,有些是我比赛时唱过的,有些还是小时候特别喜欢的歌,这首歌真的很有心思,给我很大的惊喜。”从粤语零基础到粤语歌坛实力“唱将”今年是李幸倪出道第十年,她从马来西亚出发,辗转中国各地参加歌唱比赛,2016年签约香港环球唱片。从最初的创作比赛总冠军,到成为香港叱咤乐坛女歌手,将十大金曲、金唱片、白金唱片等大奖收入囊中,李幸倪凭借超强的唱功,被誉为“接近完美、最有天分的歌手”。不过,很多人都不知道,目前已发行了三张粤语专辑、有多首经典粤语金曲的她,九年前刚到香港时一句粤语都不会讲,是真正的零基础。回忆起那段疯狂学粤语的日子,李幸倪如今还记忆犹新。“那时真的很难,语言不通是非常大的障碍,一开始感觉很挫败,因为基本的生活上的沟通都遇到很多的挑战,连想吃什么、要去哪里都不会说,常常是要去一个地方,打车前就要找身边的人问这个地方粤语怎么念,然后就死背,上车就赶紧说……”即使面临巨大的困难,李幸倪还是凭着勤奋和强大的意志力在三个月内学会了基础的粤语。而在录早期的《潜水》《认真先输了》等粤语歌曲时,她都采用了最“笨”的方法:给每一句歌词标上粤语发音,录制之前自己在家用粤语先念100遍歌词,然后再完整演唱100遍。等到进录音室时,她已可以不用看歌词,一开口就惊艳了当时的制作人。“好声音”是冲破黑暗时期的转折点正是因为有强大的决心和不懈的努力,李幸倪才能在完全陌生的环境里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而在香港打拼的九年里,她也并非一帆风顺。在签约环球之前,李幸倪还经历过一段困境。采访中,她用了“黑暗时期”和“黑洞”来形容。李幸倪说:“那是我到了香港的第三年,我和旧东家约满还没签新东家,一个人在那里无亲无故,顿时觉得失去了方向。没有公司的规划,没有经济来源,就面临很现实的生活困境,积蓄慢慢用完,卡里只剩下一千块,下个月的租金都没着落,而等待新公司的过程很漫长,当时真是觉得人生到了很恐惧的状态。”她表示,当时到晚上就开始哭,“好像堕入了一个黑洞”。经历了很长的一段时间后,李幸倪开始告诫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不然可能真的回不来了。于是,她开始找人聊天,开始自己去公司面试,从来只懂得唱歌的她要靠自己去面对一切。然后,李幸倪遇上了《中国好声音》第四季,在那个舞台上,她用扎实的唱功惊艳了许多人,终于一步一步踏出了困境。如今再看当时的选择,李幸倪觉得自己很幸运:“什么都好,就去尝试吧,有可能那就是新的转折点。”

冰岛的冬天冰岛的冬天

冰岛的冬天
  我出生和长大的地方,都是没有暖气的城市。每到冬天,日子就过得有些糟心。  “北漂”去冰岛,终于见到了暖气,久仰大名,一见钟情。首先,是长得顺眼,米白色的一排,沉默不语,紧贴着墙角;其次,风雪夜归,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暖气打开,旋钮旋到底的瞬间,热水流出,管道中发出像太空信号般的声响,如同夏天奔腾抵达,那种感觉太幸福了。这时我喜歡把手掌贴在暖气片上,感受它升温的过程,非要等到烫手才移开。  以前有偏见,觉得北极圈的居民大概一辈子都不知道短袖为何物。直到进入冰岛的暖气屋——不脱外套,冒汗;穿着毛衣,热晕。无论窗外是怎样的天气,鹅毛大雪也好,北风呼啸也罢,屋里的人永远是春衫薄。有时太热,穿着短裤背心,吃着冰棍,居然还想开窗透透风。  当暖气成为生活中的一部分后,冬天的困境也被一一化解。即便如早起这样的世纪大难题,也因屋里如沐春风,人便能一鼓作气。洗澡更不在话下,宽衣解带,豪迈爽快。大毛巾挂在暖气片上,暖烘烘的,裹住湿漉漉的身体。出门上班不再犹豫,暖气片烘过的棉袜,在整装待发的前一刻穿上,双脚像踩在云上似的。  样样都贵的冰岛,取暖费倒不贵。  第一堂冰岛语课,老师问大家知不知道冰岛什么东西便宜。众人一致愤恨地大喊:“空气。”老师默契地一笑,说:“还有电和热水。”作为火山遍布的孤绝岛屿,地热资源成为苦寒中的一丝甜蜜。  我的房租不包括电和水,每月自行缴纳。在冰岛,电和水被称为能源费,捆绑在一起收缴。居住一年后,我算了算生活开销,发现哪怕使劲儿开暖气,一天洗三次澡,没心没肺地用电,每月的能源费比在冰岛的餐厅吃一顿饭还便宜。  毕竟,暖气的原理是热水,而在冰岛,热水无须加工,直接来自火山,所以冰岛的供暖成本很低。根据统计,冰岛的取暖费大概是世界各地平均价格的一半。  我的一对一语言交换伙伴名叫丽莎,是个高个子冰岛姑娘,大概有一米八。我不喜欢和她一起走在雷克雅未克的大街上,因为我不喜欢总看着她的鼻孔。她会说流利的中文,曾在北京的大学做交换生。我问她,当时在北京会不会想家,她说当然想。我问有什么是她最想念的,她说是暖气,因为北京的暖气不像冰岛通一整年,总会有挨冻的时候。问另一个冰岛人,我的同事,她也给了我几乎一模一样的答案——想念暖气。同事年轻时去英国工作,因为暖气费贵,也有过挨冻的经历。  我记得在纪录片里看到过这样的事例。冰岛国家破产,金融危机时期,许多人便去邻国挪威工作。过了几年,大家又回来了,这引起冰岛当地媒体的好奇。有人接受采访,说是对冰岛的经济又有了信心,克朗贬值,旅游业大力发展;还有一些人的答案整齐划一——为了暖气!挪威烧煤供暖,取暖费用惊人。所以家家户户都有壁炉,宁可烧木柴,缺点是只有客厅热,在卧室睡觉,或在厕所洗澡,冷得能让人哭出声。  难怪有相关报道说,冰岛高中生参加交换项目,去了法国。寄宿家庭的父母不停地抱怨,要常跟在孩子身后关灯、关暖气,认为这是孩子的坏习惯。他们可能并不知道,冰岛资源匮乏,唯独火山地热源源不断,整个冬天不关暖气,室内灯火通明,算是这儿难得的优势。  最近我回国,又过起了没有暖气的日子。我只能窝在沙发上,裹着毯子,喝着热水,瑟瑟发抖。作为一个南方人,自从享受了暖气的小确幸,我就再也离不开这项神奇的发明了。毕竟到了冬天,这条命是暖气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