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语在法国英语在法国

英语在法国
  如今在法国,求职者想要谋得一个管理岗位,会说一口流利的英语已成为必不可少的条件。要是还会说第二种外语,尤其是德语或者西班牙语,这就又有了加分项。  但现实有点“残酷”。求职网站统计表明,只有1/6的法国人会说两门流利的外语,40%的雇员坦承,自己无法在职业环境中使用外语。这使得法国人丧失了许多就业机会,35%的受询者承认,因为外语水平低,至少放弃了一次求职机会。  一向标榜“自己的语言最优雅”的法国人,如今也因为这种自傲,在就业市场把自己逼到了窘境。民众有法语情结  法国人到底多么以法语为傲?10多年前,如果有人在法国街头用英语问路,有些法国人很可能不愿搭理你,他们更希望你说法语。  2011年4月,法国一个约4000人口的小镇发生了一起小规模罢工,185名陶瓷工人走上街头,抗议公司从英国总部派来的新主管。这场罢工的特别之处在于,陶瓷工人不是因为不满薪水、工时、福利而抗议,而是不接受管理层在工作场所拒绝用法语和员工交流。  陶瓷工人说,新主管除“Bonjour(你好)”以外,一句法语都不会,逼得员工不得不请人把英语文件全部翻译成法语,然后把员工的反馈意见翻译成英文送呈,这导致上下级之间的交流非常低效。迫不得已,这些陶瓷工人“奋起反抗”。  在法国,跨国公司将法语作为公司的官方语言,不仅是为了照顾本地员工的“爱国主义”情绪,而是实实在在的法律要求。根据法国《劳动法》规定,雇主只能用法语和员工交流,任何有关劳动就业关系的文件,如果使用了法语以外的语言,企业将会被处以重罚。“法国人不说外语,在很大程度上,可能是因为历史的优越感。”卡维安·罗亚埃说。有一个好听的中文名字“佳音”的罗亚埃现在在一家杂志社担任主编。  罗亚埃举例说,法国人有一个“默契”,那就是法国人相互之间不讲英语。“历史上,讲英语的人都是‘乡巴佬’。”罗亚埃说,英语最初只是英国一个乡村的土话,历史上英国的上层人士都是讲法语的,“法国人始终认为,法语才是最高贵的语言。”  罗亚埃说,从历史上来看,法语这门“莫里哀的语言”曾有着无比辉煌的历史,从13世纪到20世纪初甚至一度成为国际语言,令无数法国人自豪和骄傲。英语在“一战”以后才逐渐取代法语,占据了世界第一交流语言的位置,这让大多数法国人有捍卫自己国家语言地位的情怀。这种情怀从法国人的角度讲是可以理解的,但表现出来的是,他们发自内心地对英语有或多或少的抵触。  “当然了,这个‘传统’已经改变了。”罗亚埃说。现在法国的年轻人喜欢英语,但不得不承认的是,历史因素不仅影响了法国的外语教育系统,也渗透到法国的日常文化中,并成为法国人学习外语的障碍。普遍忽视学外语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英语在法国的教学体系中并不太受重视。以前,很多法国公立学校直到中学才教授英语。直到2014年,法国政府才规定,所有学校必须从小学就开设英语课程。据统计,15岁的法国青少年中,仅仅14%的人拥有较好的英语能力,而在民眾英语水平较高的欧洲国家瑞典,这一比例高达82%。研究显示,孩子在12岁以前更容易学好一门外语,法国的小朋友显然落后在了起跑线上。  2015年的法国“高考”中,一道英语考试题引起法国舆论的持续关注。该考题节选了英国小说家伊恩·麦克尤恩的作品《赎罪》中的部分章节,因为出题人使用了“copewith”(应对)这个词组,被不少考生认为使用了“生僻”词,造成题目“过难”,因而向法国教育部请愿,要求取消这道试题的计分。请愿书发出后,得到数万考生的签名支持。  外语授课的方式也是一个重要的原因。大多数法国学校的老师用法语讲解英语的语法、发音、词汇、文化、历史等知识,几乎没有纯英语授课的情况。老师依赖法语讲外语,学生依赖法语学外语,这让法国学生难以真正融入外语语境之中。  此外,英语在法国的使用率不如其他非英语国家。最明显的例子是,法国电视上播放的几乎所有进口电影、电视剧都经过法语配音,甚至新闻报道或其他节目中的英语也会被法语配音覆盖。年轻人乐于说外语  如今,越来越多的法国人意识到讲英文、学外语的重要性。在巴黎最大的中央商务区拉德芳斯中心工作的华人袁先生表示,这里的企业管理层,会讲英语是标配,很多人还会第3门外语。袁先生认为,在法国,一般学历越高,外语水平也就越高。  近年来,法国民众学外语的热情提高,尤其是年轻人开始乐于说英语。在法国南部的国际热核聚变实验反应堆(ITER)计划组织中,汇聚了多国技术人员,电气工程师张艺就是其中一员。她说,英语是这个国际组织的工作语言。由于ITER的总部在法国,法国员工相对多一些,但他们的英语都不错,一些刚开始说得不太流利的,也都通过自觉学习赶上了。  越来越多的法国人开始讲英语,也为这个骄傲的国家带来了更多的机遇。阿里克西斯·罗格农曾经在中国工作,他说:“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法国大学、商学院或工程院校直接用英语授课,一方面是为了满足国际市场和国际交往的需求,另一方面也可以吸引更多优秀人才。”过去,不少外国学生因为语言障碍不愿去法国求学,如今用英语授课使法国名校广开生源。各国学生之间的接触和交往也推动着越来越多的人讲英语,现在年轻人看到外国人也会主动用英语同对方交流,即使对方说明自己懂法语,他们仍会讲英语。“年轻一代与老一辈已截然不同。”罗格农感叹道。  在过去,来欧洲投资建厂的日本企业不会选择法国。“日本人毫不避讳地说,他们不会讲法语,而法国人又不肯讲英语,语言不通会给管理工作带来很多麻烦。”罗格农说,当时法国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日本企业落户邻国。如今,法国人不得不承认,不学外语是不行了。罗格农表示,自己的父辈以不会讲英语为荣,而现在的年轻人开始以讲英语为时尚。  当然,除了英语以及在欧洲求职时可以作为“加分项”的德语,学中文的法国人也多了不少。尽管对中文有需求的工作岗位并不多,但现在很多法国中小学都开设了中文课程,大部分法国人知道自己的生肖属相。面对中国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和有广阔的市场以及就业机会的国家,法国人学中文的热情着实不低。  (满琴摘自《新民晚报》2019年1月10日,黎青图)

Writ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