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胖起来中国胖起来

中国胖起来
  中国站起来了,中国富起来了,中国胖起来了。  中国的胖,吹气球一样,胖得大张旗鼓。美国每3个人中有两个是胖子,即使政府投入大量经费用于治疗肥胖,美国人仍然没有瘦下来的迹象。而中国——据《富态:腰围改变中国》一书估算,体重超标的人口已经超过2亿,相当于美国胖子的总和,而且将在20年左右的时间达到美国的肥胖人口比例。  中國曾经是一个没有胖子的国家。在意大利导演安东尼奥尼于1972年拍摄的纪录片《中国》里,人人都是瘦子,男人女人裹在黑蓝制服里,仍可以看出形销骨立的身架,腰肢细得没有什么肉。  2009年1月,中国作家莫言在斯坦福大学发表演讲,题目叫作《饥饿和孤独是我创作的财富》。讲座回忆了他童年时期的饥饿经历,当时还是孩子的他,每天想的就是如何才能搞到食物,孩子们像一群饥饿的小狗,在村子中嗅来嗅去,寻找可以果腹的食物,吃树上的叶子,叶子吃完了,就吃树的皮,树皮吃光后,就啃树干。孩子们练出了一口锋利的牙齿,后来其中一个当了电工,他的工具袋里没有钳子也没有刀子,像铅笔那样粗的铁丝毫不费力就可以用牙咬断。  那时候,莫言家的邻居是一个被打成右派的大学生,俩人经常在劳动的间隙分享对食物的记忆和欲望。大学生说他认识一个作家,白白胖胖的,写了一本书,得了成千上万元的稿费,每天吃三顿饺子,肥肉馅的。咬一口,那些肥油就嗞嗞地往外冒。为了每天能吃三顿饺子,莫言决定当一个作家。  那个时代的记忆,是生存的艰难与饥饿的考验、土地的贫瘠与现实的困窘。  如今的莫言也变得白白胖胖,曾经的饥饿只不过是一段记忆、一个谈资、一段令外国人啧啧称奇的故事。  人为什么会肥胖?这和记忆有关。在石器时代,高脂、高糖、高热量的食物是活下来的条件,人们靠此储存能量。现代社会的人,已经没有了远古时期人类的巨大劳动量和体能消耗,可是记忆里仍然保存着对高热量食物的欲望。  中国人为什么会肥胖?这也和记忆有关。曾经听过一个70后形容自己的母亲——“无论是吃饭还是买东西,她永远都在抢,永远怕轮不到自己,晚了就没有了,她的人生就是处于一种惊弓之鸟的状态。”后来,她母亲的“饥饿症”在大城市慢慢痊愈了,因为她发现那里的人都是有序的,并不会因为排队或者等待,而失去自己那份,这才渐渐放下心来,学会了从容地、像个正常的人那样活着。  中国的肥胖症,一部分是因为食物的富足,一部分是因为纵欲——对食物有种穷凶极恶的热情,这种热情,像是对饥饿记忆的一种报复。  欲望的解放在中国近十年来是全方位的。奢侈的欲望、暴露的欲望,爱欲、情欲与食欲之间互有联系,解放一个,便是全盘放纵。所以强盛的唐代以胖为美,塑像中的美女乳房都大得惊人,是生殖能力、性欲和食欲赤裸裸的展示。  西方人明白这个道理,“七宗罪”中有一个罪便是“暴食”。因为对食物的欲望,是通向其他一切人间的、肉体的欲望之门。  中国自古以来也有“饕餮”的说法,贪甚曰饕,饕餮是传说中的恶兽,见到什么就吃什么,以致最后被撑死。古人在青铜器上铸饕餮纹,意思是不要贪食,旨在训诫,而非鼓励,“饕餮”意味着懒惰、意志薄弱、毫无自控的能力与纵欲。而现在的人却误把“饕餮”当成是对食物的赞美,很多人自称“饕民”以表示自己爱吃、会吃,而忽略了这个词本身的警示与训诫意味。  中国人因为富裕起来,而变得肥胖。可肥胖恰恰说明中国还不够富裕。  “肥胖病”在发展中国家尤其常见,以墨西哥为例,1989年,超重人口还不足全国人口的10%,主要的社会问题是饥饿与贫困。到了2006年,71%的墨西哥女性和66%的墨西哥男性体重超标。  中国的情况与墨西哥类似。城市化节奏加快、竞争加剧、人们压力变大,对食物的要求变得很低,便宜快捷的快餐成了第一选择。  一个韩国教授曾对我说:“我发现你们中国人都喜欢边走边吃。”他所在的地方是北京的五道口,这里有搜狐、新浪、网易等互联网公司,周围来来往往的都是在城市奋斗的年轻白领。他又说:“韩国也一样,午餐时间只有20分钟,每个人都狼吞虎咽,快快吃完。”  吃饭都如此仓促,更毋论抽出时间去锻炼了。比起费半天劲找一个干净宽敞又便宜的运动场所,晚上在家吃外卖、看美剧似乎显得合理和划算得多。  中国人变得越来越勤劳,中国人也变得越来越“短”。对于与生存没有那么直接关系的事情,人们越来越不愿意付出时间成本。“送货上门”贯穿着中国整个服务行业,“让您足不出户,就可以……”的标语显得越来越吸引人。人们变得连寻找自己爱情的体力和时间都没有,“摇一摇手机”就可以选择方圆三米内的可恋爱对象,如果没有合适的,就再“摇一摇”。  所有的勤劳,都是为了变得再懒一点。  中国要是再胖下去,该怎么办?肥胖从审美问题,变成了健康问题,而现在,已经上升为道德问题。  2002年,一名来自威尔士的女士在横越大西洋的航班上被邻座的胖子挤到,导致胸腔积血、腿部肌肉拉伤、严重的坐骨神经痛,她卧病在床一个月。为此,航空公司付给她24100英镑作为补偿。  从经济学层面上来看,肥胖也会增加经济活动的成本。2000年之后,澳航的乘客平均体重增长了两公斤,为此,从悉尼飞伦敦要多耗472美元的油。  最忧伤的关于胖子的故事发生在德国,一家火葬场在火化一具440磅(约200公斤)的尸体时,火焰忽然失控,12米的金属烟囱都被烧化了。火焰失控的原因是尸体脂肪含量过高,导致热量过高。把这具尸体烧成骨灰一共花了4个小时。  胖子不仅活着的时候挤压空间、抢夺食物,身上散发出让人不悦的味道,甚至死后都要给人添麻烦,连鞠躬道歉的机会都没有。  丹麦已经开始征收脂肪税,征税对象不是胖子,而是所有含饱和脂肪的产品,包括黄油、牛奶、比萨饼、油类和肉类。这不免让人阴谋论地猜想,这是不是只是地球剿灭胖子的第一步,今年之后,胖子会像烟民一样,被隔离起来,不受公共场合的欢迎而惶惶如丧家之犬。  对中国的肥胖问题唯一保持乐观的人,是中国问题专家查尔斯·钱斯。他说,老年退休金制度带来的压力会因为肥胖人口的增加,而得到某种程度的缓解,因为肥胖的人普遍寿命短,所以,可以少领取若干年的退休金。  以上这个原因给了减肥充足的理由:减肥吧,胖子,哪怕只是为了不给政府省钱。  (彼岸花开摘自《新周刊》,邝飚图)

Writ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